学子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子风采

海洋学子(153)| 万蕊雪:四年间第一作者在Science上发表6篇文章、在Cell上发表2篇文章

   浏览数:87   日期:2018年01月03日

本文来自中山大学团委

人物简介:

  万蕊雪,中山大学海洋科学学院2009级本科生。2013年推免清华大学医学院直接攻读博士学位,进入施一公实验室开展毕业设计,并师从施一公至今。在博士深造的四年时间里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顶尖期刊《科学》(Science)上发表了6篇文章、在《细胞》(Cell)上发表了2篇文章。入选中国科协2016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全国仅5人)。

  2013年的春夏之交,和许多即将走出中大校门的同学一样,万蕊雪也来到了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身为系里专业排名第一的她,已经拿到了好几个保研夏令营的机会。到底是要养小白鼠、养果蝇,还是研究干细胞呢?

  初中时对生物学科的热爱和通过生物研究治愈疾病的愿望,最终促使万蕊雪决定追寻埋藏心底已久的梦想,申请生物大分子结构方面的生物学博士,施一公老师的实验室正是该领域内顶尖的实验室。

  怀着“自己的条件也许并不符合”的担忧敲下电子邮件的第一个字,到鼓起勇气点击发送按钮,万蕊雪并不知道,这一小步,就是实现梦想的一大步。

  六天后,万蕊雪接到了一个北京打来的电话。“你好,我是施一公。”

  三年后,万蕊雪入选中国科协2016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此时的她已经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顶尖期刊《科学》(Science)上发表了6篇文章。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无限可能,而这位未来女科学家的梦想开始的地方,正是中山大学。

万蕊雪在中山大学优秀学生表彰大会上发言

 

在中大的生活,每一天都很有价值

  12月10日,万蕊雪受邀回校参加中山大学2016-2017学年度优秀集体暨优秀学生表彰大会,作为优秀校友发言。她还回到培养她的海洋科学学院,举行《回到梦开始的地方》讲座,并接受了中山大学团委青年传媒中心的专访。

万蕊雪在珠海校区作报告

  “在中大的生活,每一天都很有价值。”面对记者,万蕊雪这样形容她在中大的时光。

  上中学的时候,万蕊雪就对生物充满了兴趣,大到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小到人体内的细胞,对她来说都犹如光滑的石子和美丽的贝壳之于牛顿。她也将这份兴趣带到了大学的门前,生物医学专业也一度在她的高考志愿表上。但是机缘巧合还是把她带到了珠海,带到了有着海岸线、能在图书馆眺望大海、天天能感受到海风的中山大学珠海校区。

  踏进中珠的校门,万蕊雪就被校园的美景深深吸引。“这里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踌躇满志的她开启了四年的本科生活。但是此时的万蕊雪还是一个十分腼腆内向的女孩,表达能力不如人意的她被各种社团拒之门外,班委的竞选也落败了。此时的万蕊雪意识到,努力学习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大一的期末,万蕊雪拿到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国家奖学金也收入囊中,此后的四年里她都保持了这样的好成绩。而成绩也成了她自信心的源泉,大二的万蕊雪开始变得开朗,一改往日的腼腆内向,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和逸仙书社的部长。到了大三,一个难得的机会把她带到了台湾中山大学进行交流。在海峡对岸,这位海科院女学霸第一次登上了海洋科考船出海考察,在波涛中真正见识到了何为“乘长风破万里浪”。也正是在这次交流中,她接触到了天然提纯物对疾病治愈的研究。

  万蕊雪说,“即使对自己不认同过,也要自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如果在某些方面不够完善,也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千万不能沮丧。”诚然,她做到了。

  问及至今仍然长存在万蕊雪脑海中的中大地标,她往图书馆的方向指了指。那里是她曾经奋斗过的地方,学累了,抬起头来,还可以看到无边的大海。也许正是知沧海之大而自身之渺小,万蕊雪才会始终如一不忘初心,保持奋斗吧。

北上求学,完成回归梦想的跨界

  也许在外行人眼里,从海洋科学学院到医学院,始终是不可思议的跨界。但是对于这样的转变,万蕊雪做足了准备。

  小时候,万蕊雪的姥姥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便希望小蕊雪将来能够学医。万蕊雪自己更想要从根源上探索发病原理,希望从根本上解决糖尿病这个疾病。可以说,回到医学院,也算是实现了儿时的一个梦想。今天她的研究方向就是基因蛋白质,这也是打开疾病治疗之门的一把钥匙。

  万蕊雪表示,海科院的专业课很多是与生科院一起学的,这为自己的转型奠定了基础。而且在清华医学院,读的是基础医学,而不是临床医学,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遥不可及。

  在拿到直博的资格之前,万蕊雪申请了6个清北复交的夏令营,但是却全无音讯。直到最后一次前往清华大学医学院面试才获得通过。她的英文并不是很理想,但她选择鼓起勇气,主动向面试官提出希望能用中文进行自我介绍,老师允许了。“要真诚,把自己在做什么真实地展现出来,不需要套路,清晰地认知自己,不要跟风。”这是万蕊雪对自己保研经历的最大感触。

万蕊雪与导师施一公

  来到清华以后,极快的节奏、极高的效率、同门之间激烈的竞争给万蕊雪带来不小的焦虑和挑战。但是她心底里萌生出的更多是一股豪情:一定要很厉害,一定要留下来,一定要拼命学习。“每次成长一点点,都觉得很开心。”回忆起那段经历,万蕊雪笑了。当然,帮助她适应新环境的还有她的恩师施一公老师——并没有想象中的高高在上而是十分亲和,非常严谨却会细心地帮助学生。

  “第一天感觉每个人走路都是一阵风,一路小跑着做不同的实验;几天后,我才发现并不是大家有多着急,而是已经成为了习惯,有效率地完成每一件事情。“没过多久,万蕊雪已经能把的实验也安排得井井有条,在每一段实验的等待时间里她也开始奔跑着进行另一个实验。

科学的马拉松里

从与对手赛跑到与自己赛跑

  短短四年的时间里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以第一作者发表六篇文章,这又是一个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成就。万蕊雪却说:“可能在别人眼里我发了很多文章,有人觉得这个工作做出来了,心血没有白费;也有人认为你是因为老师好,才发了那么多文章。他们说的都有道理,但这不是我所收获的财富中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做这件事情,然后把它做成了!“

  带着这份从未褪去的热爱,万蕊雪一直在科研的道路上奔跑着。与她一同奔跑的,除了齐心协力的实验室同学,还有来自国内外其他顶级实验室的同行。

  从2015年8月施一公实验室发表了世界上第一个近原子分辨率剪接体结构开始,竞争就愈发白热化。2016年1月,施一公实验室再次发布了一个剪接体中预组装复合物的电镜结构,一个月后英国MRC实验室也发表了同样的结构。2016年7月,两个状态的剪接体结构再次被清华大学率先报道,MRC实验室和马普研究所不甘示弱,在一个月后两个同样的结构又被分别发表。2016年12月底,万蕊雪和同门在Science上发表了又一个新的工作状态的剪接体结构,2017年1月,英国和德国的两个实验室在同一期的Nature上发表了与他们非常类似的结果。

万蕊雪出席国际学术会议

  这种学术上的竞争一直保持着你追我赶的趋势,纵使获得了不少荣誉,万蕊雪也丝毫不敢放松。她举了一个例子来形容这种紧张。一个实验,经过了“六遍定理”,却连遭5次失败。为了完成这个实验,她和团队一遍又一遍地做,边做边思考,不停勉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不要因为几次失败就放弃。“非常想把基因检查组这个实验做出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甚至在做梦都在做实验成功。”

  在万蕊雪眼里,对科学的追求才是“有意义的事情“,随着研究项目的不断深入,也许未来某一天能够成为改变人类命运的关键。因此,尽管跑道上的选手众多,但她知道,在这场超长的马拉松里,真正的对手其实是自己。“自己喜欢的就要坚持。在科学马拉松的赛道上也许会跌倒,但是却要学会在每一次跌倒中反思、勇敢地爬起来继续前进——在失败中反思,在实验设计上反复揣摩,在操作上谨小慎微,最后一定能收获到属于自己的奖牌。”万蕊雪如是说。

  如今,万蕊雪只用了四年的时间,便拿到了一般人要用五年才能完成的博士学位。谈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万蕊雪还是希望继续科研,实现自己的生物梦想,回到梦开始的地方。“我才刚刚步入正轨,要继续在前人的成果上推进研究。“

  岁华可读,凭君共守。入选未来女科学家,她为人类福祉潜心钻研,也是为那个当年在珠海校区图书馆楼顶看着碧海蓝天畅想未来的自己,不忘初心。